提拉米苏之恋

2008-6-28 chenmo 娱乐休闲

   提拉米苏堪称意大利甜点经典,字面原意是“带我走”,意指吃了此等美味呢,就会幸福得飘飘然、宛如登上仙境。它是一种口味独特的咖啡芝士,和咖啡的亲密犹如情侣般。

 

女生版

我想我只是这个学校里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我从来不穿淑女的裙子,性感的靴子。我只穿黑色的衣服和牛仔。

  走路的时候也不会左顾右看。低头,直视,是我的一贯姿态。

  唯一不同的是我的睫毛是兰色的。

  我欣赏学校里独来独往的女生。每次和这样的女生擦肩而过,我会在心里轻声对自己说:Leona你看,是和你一样坚持的人。

  坚持是一种疏离的状态。

  疏离并不代表孤寂。

  于是,我坚持每天都会赶5点15的地铁回家。因为那个时候的人最多。我可以随便的看自己喜欢看的面孔。不需要掩饰。

  也习惯在等待的时候站在柱子的后面。因为会害怕当呼啸的地铁开过的时候,会有人从背后把我一把推下去。上车的一刹那,又会在幻想我的脚尖被卡在了门外面怎么也拨不出来的情景。这种无端的幻想,是我每天都在继续的游戏,并且感到快乐。

  最近地铁口新开了一家蛋糕店。叫KISS`N BAKE.卖一些小且贵的点心。

  我喜欢站在柜台前仔细观察每块蛋糕的色泽和花纹,看师傅在透明的玻璃后面现场制作。然后到对面的便利店买一瓶百事可乐。去搭地铁。

  经常看的一种小点心叫Tiramisu.中文叫提拉米苏。是来自于意大利的奶酪,是咖啡的贴心小点心。

  我是对咖啡过敏的人,却极爱它的名字。Tiramisu,读出口就充满了爱情幻想的香气。偏就只有这个小东西上用巧克力写着花体的LOVE.我为它砰然心动。

  星期一 天气大雾

  不知道为什么,冬天也会下这么大的雾。马上就是圣诞节了,班里给我下了制作板报的任务。

  该死,赶到地铁已经6点30了。我还是去看了KISS`N BAKE,照例停留了5分钟。今天师傅没有做新的花式。到对面便利店买可乐,下地铁。

  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站好。今天的时间不对,人不多,好看的人更少。车马上要开的时候,冲进来一个长头发的男孩子,又高又瘦。我很少见男生可以把头发留的这样的整洁不邋遢。他穿乔丹的鞋子,FOX的草绿裤子,上面拴HARRY DAIVISON的链子。全都是我喜欢的牌子。最重要的是他手里拎着KISS`N BAKE的蛋糕盒子。那种小小的SIZE大概只能装进一块Tiramisu.我恨不得走过去问清楚。

  他拿出手机发短消息,是NOKIA,黑色的8850.我想那块Tiramisu一定是他送给他心爱的女孩的。现在他一定是在发信息给她。真是甜蜜的人。

  他临下车的时候向我这边若有若无的望过一眼,我看清了他的脸,是个帅气的男孩。 

  星期二 天气依旧是大雾

  倒霉的天气,倒霉的我。放学后又被拉去做学校的演出彩排。看了一堆面目全非的人,我力气全无。

  赶到地铁看看手表,6点30.和昨天一样的时间。先跑去KISS1N BAKE吸收能量5分钟,买水,搭地铁。

  车要开的时候,竟然又是他跑上来。手里提的还是KISS`N BAKE的蛋糕盒子。

  他依旧站在昨天的位置,而我也一样。他继续拿出手机发短消息。

  我把自己裹在厚厚的毛围巾里。

  今天我不知道他下车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情形,因为我开始生自己的气。我对这个男生无端的幻想开始膨胀。

  我变的小气,不能容忍见到他把我喜欢的Tiramisu送给别人的样子。

  星期三 雾:(

  今天没有被缠住,可我还是磨蹭到6点30才到了地铁口。

  来的常了,连售货小姐都认得我。她热情的和我打招呼,不再问我要什么的问题。喜欢这家店也是因为喜欢这种并不询问的状态。我最怕去百货公司听到最多的就是:您需要什么?的问题。

  我冲她微笑,发现柜台里多了一种点心,是个微型的水果蛋糕。而我的Tiramisu正好好的躺在第2排的位置上。

  忽然一个男声说:“请给我一个Tiramisu.”极具磁性。

  Tiramisu这个词,我每天都会自己念给自己听无数次。今天是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见这个我深爱的单词。

  我转过头去看,竟然是他。我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果然,他买的是Tiramisu.我用了“竟然”两个字之后,想了想又觉得有错误。

  我难道不是故意拖迟到6点30,难道不就为了能够再见到他吗?

  他向我笑了笑,我迅速低下头,装作并没看见。

  不过是可以擦肩的陌生人,我安稳住自己。然后,买水,又和他搭了同一班地铁。

  这次,他站在我身边,只有0.01米的距离。我几乎能清楚的闻到他身上CK BE香水的味道。

  心跳过速,我怀疑我的耳朵一定被烧的通红。

  车厢很静很静,连翻报纸的声音都没有一丝。我觉得自己马上要死在这片寂静里的时候,我听见他很清晰的说:“你用J`adore?”

  这个厉害的男人连我用的香水都闻的出来。

  我这次抬头看了看他的眼睛,是深深的黑色。我镇静的说:“你用的CK BE.”说完便转过头去不看他。

  没有继续对话。彼此都有遇到对手的感觉。

  要下车的时候,他递给我一张纸条。我伸出手接过来。小小的兰色便筏,被我紧紧的攥在手心里,都是汗水。

  他走后我打开来看,是一个手机的号码。我想会属于黑色的NOKIA8850.  

  星期四 晴

  终于放晴的天气一时让我无法适应。

  太久不见的太阳下,我怀疑起这几天经历的真实性。

  最不幸的是--我弄丢了那张纸条。

  大概就是这样吧,太过重视的东西就往往无法得到。

  我依然6点30去KISS `N BAKE. 5分钟后搭乘地铁。

  没有他。

  真的是我做的一场梦吧。

  其实也很好,他是有女朋友的人。而且感情也一定很好,不然他不会买Tiramisu给她。

  虽然我一直不愿意承认:我是因为这小小的,被他拎在手中的Tiramisu而喜欢上他的。

  我们是只见过三次的陌生人,尽管彼此一下就能认出彼此香水的牌子。

  一个手机的号码不能代表什么,尽管是我喜欢的黑色NOKIA8850.

  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 晴

  我每天都6点30跑去地铁,却没再见过他。

  这个世界太大了,我们曾经的缘分已经耗尽,现在连唯一的线索都被遗失。

  我连字都懒得再写一个。

  星期一 晴

  我去穿了耳洞。左面2个,右面1个,一共是3个。为了纪念我3天就消失的爱情。

  很疼。我为了安慰自己,打车回家。

  星期二 晴

  我生病了,这个城市现在流行的疼痛叫感冒。我躺在家里一直的睡。

 

男生版

 

我是这个城市里的SOHO一族,单身,专门在家里用计算机帮人作室内效果图。不是经常出门。

  只要出门,我就喜欢搭乘地铁。

  星期一 雾

  今天交图的公司离地铁很近。我还注意到了有一家新开的蛋糕店,里面有卖我喜欢的Tiramisu.一会儿可以买回去配了咖啡一起吃。

  冲进地铁的时候,我看见角落里的一个女孩子。黑色的外套,又长又直的头发。双手上有洗不掉的油墨,还戴了很多的手链。我看她的时候,她一直在盯着我的Tiramisu猛看。眼睫毛是兰色的。

  本来还想多看她几眼,却被公司里朋友发来的短信息打断。他说今天的图纸完全没有问题。明天就把钱汇到我的帐户里。我又回给他一些客气话。

  要下的时候,我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她应该还是学生,眉目间却有深深的坚持。她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孩,却可以让人放心去认真疼爱。

  她若有若无的看向我,我听见自己心砰然心动的声音。

  星期二 雾

  我很早就来了,先买了一个Tiramisu,拎在手里。找了个不明显的角落等她来。

  6点30她来了,在蛋糕店里转了5分钟。然后去对面的便利店里买可乐,搭地铁。

  我跟着她进了同一个车门。

  我看见她眼睛微微好奇的睁大。

  我转过身,背对她。玻璃窗上她的身影,都让我如此着迷。

  我拿出手机发短信给朋友,让他们请我吃饭。因为我找到了我喜欢的人。

  发过消息后,我仔细的看她。她仿佛在和谁生气,死命的盯着自己的鞋子,始终没有抬起头。

  那好吧,如果明天她还是准时出现的话,我就要留给她我的手机号码。

  星期三 雾

  6点30,我准时去了那个叫做KISS`N BAKE的蛋糕店。

  果然,她在。

  她在仔细的看新出的水果蛋糕,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出现。于是,我和售货小姐说:请给我一个Tiramisu.她猛的转头看我,我冲她微笑。她却害羞地低下头走了出去。真是可爱的女孩!

  我们依旧搭同一班地铁。

  这次,我站在她的旁边,仅仅0.01米的距离。我闻到她身上的J`adore的香味。我忍不住问她的时候,车上非常的安静。我听见心脏跳动的厉害。

  她没有正面回答,却说:你用的是CK BE.真是厉害的对手,她竟然能闻出来我用的香水。

  下车的时候,我把我的手机号码写在纸上给她。她伸出手来接的时候,我看见她白皙的双手和红红的耳朵。

  我想,她也应该很喜欢我。

  星期四 晴

  适合情人一起出去玩的天气,她没有电话给我。而我也因为赶一个设计而无法去赴6点30的约会。

  我想,我是应该给这个女孩考虑的时间。

  我很安心的等待。

  星期五 晴

  一个电话都没有,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在工作的时候看了手机无数次,它好好的,并没有坏掉。 

  星期六 星期日 大概是晴 

  我熬了2个通宵,然后睡了2天。

  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我能够肯定。

  她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星期一 晴

  我6点30去买了个Tiramisu,然后去搭地铁。没有看见她。

  心情沮丧。她难道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所以不理这个号码吗?  

  星期二 晴(也是大概)

  因为我病了,感冒!

  懒得再写字。

 

Tiramisu版

  男生和女生的病都好了。

  女生以前总觉得美好的东西是碰不得的。可这次她终于决定要去吃一次Tiramisu,作为对她没有结尾的爱情的悼念。

  男生也决定最后再去那个地方买一次Tiramisu,如果这次再没有遇到她也就真的算了。

  6点30,准时。

  她微笑着对售货小姐说:“请给我一个Tiramisu.”

  忽然听见很熟悉的一个男声说:“我也要一个。”

Powered by emlog 湘ICP备13007859号 空间由景安网络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