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有感于香港的医学生培养计划

2008-7-5 chenmo 骨科专业

作为内地学生的代表,我有幸参加了今年三月内地医学院和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交流计划。虽然一个月的时间很短暂,但是香港中西合璧的文化氛围和独特的都市风情都给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回忆。

这个异常温暖的三月,我大部分时间都在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的实习医院--威尔斯亲王医院(Prince of Wales Hospital, PWH)度过,陪伴着我的是那些同我们一样在医学道路上探索的伙伴。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伴,你们让我在这一个月里一点也不孤单。

我们所实习的医院是威尔斯亲王医院(the Prince of Wales Hospital),该院于1984年启用,坐落于沙田区,是一间大型急症全科医院,也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教学医院,肩负着培训医疗人才及领导医学研究的重要使命。全院有病床1200张,员工约3500名,是新界东部的区域医院,为沙田、大埔及北区的居民提供服务。

威尔斯亲王医院的科室设置很全面,有微生物科,麻醉科(包括深切治疗),妇产科,解剖及细胞病理科,临床肿瘤科(包括放射治疗),化学病理科,创伤及矫形外科,内镜中心,眼科及视觉科学,放射诊断影像科,儿科,耳鼻喉科,精神科,家庭医学,外科,内科及药物治疗科等。该院除了提供二十四小时急症服务外,附设有李嘉诚专科诊所,提供全面的专科门诊服务。另外,包玉刚爵士癌症中心及黄秀英女士儿童癌症中心,于1994年11月正式启用,致力为病人提供最先进的癌症治疗服务,以及集中资源发展癌症的研究及教育工作。而赛马会创伤及急症中心于2002年3月正式启用,为受创伤及情况危急的病人提供综合的紧急医疗服务。

作为香港中文大学的教学医院,威尔斯亲王医院肩负着培训医疗人才及领导医学研究的使命。自创立至今,已连同香港中文大学培训了超过2300名医生,在学术交流及医学研究方面更有卓越成就。

香港只有两个医学院,一个是香港大学医学院,另一个是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因为香港的医生社会地位以及经济收入都比较优越,因此只有那些很优秀的高中毕业生才能有幸考入医学院就读。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每年在全港招生大概有一百二十人。香港的医学教育是五年制的,顺利毕业的学生获得医学学士学位(the bachelor of medicine)。在这五年中,医学课程并非由各个大学自行规定安排,而是由政府统一制定他们的培养计划。

香港的医学培养没有预科阶段,高中毕业后参加Hong Kong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 Examination (HKCEE),成绩优异者可以申请医学院。一二年级的医学生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本部就读,完成基础医学课程的学习,这些课程包括解剖学、组织学、病理学、药理学、生理学等等。三年级开始,医学生就会住进教学医学--威尔斯亲王医院的医学生宿舍,开始他们的临床学习阶段。

跟我们一样,最开始学习的也是诊断学。我们参观了设置于威尔斯亲王医院的继昌堂临床技能学习中心,这里设有很多诊室,装有摄像机,供学生参加SP考试以及老师点评。这里还有很多模型,供学生练习临床操作,比如腰穿、肛诊、深静脉穿刺、CPR等等。各个科系的办公室也设在教学医院中,负责安排学生的临床课程及见习任务。威尔斯亲王医院的医生有两种,一种是医管局管理的执照医生,他们只负责临床工作,没有教学任务。另一种既要负责临床工作,又有教学任务,负责学生的临床授课、病房轮转以及门诊教学。他们不论查房、教学都用英文进行。

在见习期间,医学生需要每天参与病房的早查房和晚查房(morning and afternoon ward round),门诊(out-patient clinic),教学讲座(tutorial lecture)等。此外,不同的科系,往往都有各自的安排。在我轮转的妇产科,学生还要求参加全科查房,疑难病例讨论等。我觉得他们的见习远比协和的见习来得轻松。他们不需要管病人,也很少有临床操作,对病房的工作都只是观察罢了。8点查房,9点一般开始tutorial。他们没有固定的教材,不同的老师也会按不同的书讲。科系会推荐学生一些书籍供学生选择。我听过他们很多次讲课,不同的老师有不同的风格。有的老师很喜欢提问,每个人都不放过;有的老师就直接按照自己准备的讲义讲。但是总的来说,讲的内容都比较基础,很容易懂,其深度和病例的复杂性以及上课的容量都远不如我们的教学。但是,学生上课都很投入,他们回答问题很积极,书上的知识点都掌握得很好,思路都很清晰。尤其是对医学中比较重要的概念、诊断及鉴别诊断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香港的医学生学习的主动性都很高,不论是门诊、上课、查房都很准时地去参加。他们经常分成小组学习。图书馆、科系的小会议室、宿舍大厅的休息室经常可以见到一个个的学习小组。他们都习惯预习,主动地去掌握,而不是被动的填鸭式教学。因为他们要面对的难度很大的执照考试,这关系到他们以后的事业和前途,大家都很积极、很努力。香港的医学教育以学生为中心,强调自我指导和问题式学习。授课基本都以小讲座(tutorial lectures)、小组问题讨论(small-group problem-solving sessions)等形式进行,每个人可以得到锻炼。他们每个人的口头表达能力都很好,可以很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且针对老师、同学的提问进行解释和争论,这可能与他们锻炼机会较多并且考试要求有口试部分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Selected Study Modules(SSM),它使医学生的学习变得灵活起来。在SSM中,学生被分成小组,自由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题,然后阅读文献、查找相关资料,每个人负责一部分,最后向全体同学作一个presentation。通过SSM,学生突破了书本的界限,对核心知识有了完整的理解后,对他们感兴趣的领域也有了深层次的探索和领悟,并且通过小组合作,也学会了分工和协作,在向大家报告以及回答质疑时,也锻炼了表达能力。我参加的一次SMM是关于妊娠高血压疾病的,由妇产科系的主任Dr Li主持,他是一个特别爱提问的老师,不停地打断报告的同学,不断地提出一个个问题,有时甚至和同学争论,现场气氛活跃,令人难忘。

在顺利地完成5年的医学学习后,香港的医学生们就开始了一年的实习医生培训。他们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不同的医学专业进行实习。在此期间,香港政府给与实习医生暂时的行医执照,他们享有处方权,能真正独立地完成病人的诊治,也可以拿到香港政府发的实习医生薪水,大概是住院医薪水的一半左右。完成实习期培训以后,再经过正式注册才能取得永久的行医资格。

不同的培养计划也许造就了不同知识结构的我们,但改变不了我们相同的志愿。我摘录了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的Mission Statement:Serving the community through quality education, caring practice and advancement of health sciences.我相信,无论我们在哪里求学,选择医学,就选择了一个奉献的行业,一个终身奋斗的行业。

一个月的时间很短暂,但是这一段作为交换学生的经历和收获将成为永恒的记忆和财富。

 

Powered by emlog 湘ICP备13007859号 空间由景安网络赞助